您的位置 首页 >> 卫浴洁具

2017年家具行业跌宕起伏大事件都在这里了

来源:银川建材网 时间:2021年11月17日

2017年家具行业跌宕起伏大事件都在这里了!

2017年家具行业跌宕起伏大事件都在这里了!

【中华建材网】2017已经过去,圈子里大大小小的事儿不少,有攻城略地、极速扩张的先锋者、也有运筹帷幄、收购并购的弄潮儿,当然,有些人离开了,有些企业落寞了···无论如何,这些企业都在2017的历史簿中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东鹏:港股被低估?走,我们回A股!

2013年12月9日,东鹏控股在香港主板上市。截至2016年1月东鹏向香港联交所提出私有化申请之时,东鹏集团实际经营业绩表现都很不错,增长态势良好。但是,在香港股票市场上,东鹏控股的表现却并不亮眼。在2016年6月,东鹏正式从香港股票市场退市之后,大多数人都认为东鹏退市的理由是“被低估”。

2017年的4月,佛山日报报道称东鹏陶瓷在广东证监局办理辅导备案登记,拟转战A股IPO.

2017年9月8日,证监会网站披露东鹏陶瓷的招股书,东鹏转战A股成定音。根据东鹏陶瓷的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A股IPO公司拟于深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1500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26.09亿元,拟投资于年产315万平方米新型环保生态石板材改造项目、扩建4条陶瓷生产线项目、澧县新鹏陶瓷有限公司二期扩建项目等。”

Mlily梦百合董事长倪张根实名举报上游原材料TDI厂商

Mlily梦百合创始人及董事长倪张根向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和12358价格监管平台实名举报TDI产品生产商自2016年以来多次进行价格垄断,已对下游企业造成了严重损害。据悉,被实名举报的TDI生产商主要包括沧州大化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东南电化股份有限公司、甘肃银光化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和烟台巨力精细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TDI产品全称甲苯二异氰酸脂,主要用于软泡、涂料、弹性体和胶粘剂。TDI 的上游供应商多为大型石油化工企业及基础化工企业,下游最终客户多为聚氨酯软泡、涂料、胶粘剂、弹性体的生产企业。其中软质聚氨酯泡沫塑料的应用市场最为广泛,占TDI总消费量的70%以上,主要应用于家居、建筑和运输领域。对于下游的海绵企业,TDI约占其生产成本的40%。而TDI的生产投资成本高、技术难度大,具有较高的资本和技术壁垒,因此,国内只有这四家企业进行生产,合计占据中国市场份额为近60%。

促使倪张根先生做出如此决定的是TDI价格的居高不下。倪张根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上游企业的暴利以及垄断,严重的影响了企业的利润,进而影响行业的正常发展。

在这次举报中,倪张根表示已经引起了国家发改委的注意以及相关部门也已经立案调查。

重庆第六空间开业日,丝涟经销商来拉横幅,谁是谁非?

2017年8月26日,家居连锁卖场第六空间西南首家门店重庆店开业,同时,丝涟重庆经销商也在第六空间的门口拉起了维权横幅:“第六空间,违法侵权,合法经销商血泪控诉”。

维权经销商系重庆丝涟梁姓经销商,据其称,在第六空间重庆商场开业之前,商场方找到过梁先生并邀请其入驻重庆第六空间卖场,但因多方原因双方合作并未达成,,而梁先生是丝涟在重庆唯一的签约经销商。在第六空间开业之时,其商场内却出现了“丝涟形象店”。经核实,第六空间中“丝涟”品牌店与梁先生无任何关系。

丝涟方也证实,梁姓经销商是丝涟重庆唯一的经销商,其双方还在合作期间,且合作良好,该经销商在重庆有多家丝涟店面皆正常营业。

随后,第六空间召开资讯发布会称,截至发布会当日,第六空间丝涟形象店仍未出示授权书;商场方多次催讨未果。商场方已经下发通知于该丝涟形象店,并表示如在限定时间内该店未出示授权书,商场方将关闭该店。

2017年10月,泛家居网再次走访重庆第六空间发现,其内原丝涟形象店的位置已经更换为澳洲造梦者品牌,自此,丝涟、第六空间、经销商之间的这出戏,落幕。

家居史上最贵的离婚案,梦洁创始人离婚,资产缩水一半

2017年1月,梦洁股份发布公告称,其公司创始人、实控人姜天武与其妻伍静签署了离婚协议,按照《协议》规定,姜天武将其持有的一半股份分割到其妻伍静的名下。按照当时的股价以及持股计算,姜天武持有梦洁2.55亿的股份,20亿资产,将会分给其前妻10亿,这也成了2017年家居行业最贵的离婚案。

2001年梦洁股份前身改制时,伍静就是股东之一,当时出资4万元,姜天武出资474.2万元。但在之后的股权变更中,伍静退出股东名单。

虽然伍静退出,但她有一位姐姐名叫伍伟,是梦洁股份的发起股东之一,并且自2005年起至今一直担任董事一职。和其他董事不同,伍伟和姜天武此前结成了一致行动人关系,但在姜天武和伍静离婚后,伍伟和姜天武的一致行动关系也就此解除,据报道伍伟、伍静姐妹结成了新的一致行动人,两人合计持有股份数量为1.35亿股,比姜天武还要多!

为了掌握绝对话语权,姜天武与梦洁家纺另外四位重要股东李建伟、李菁、李军、张爱纯分别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即后四人将其所持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姜天武,姜天武将合计拥有2亿股的表决权,占梦洁股份总股本的29.36%,比伍伟、伍静姐妹高出10个百分点。

对于自己一手创立的企业,没有人会愿意拱手相送。因此,在2017年全年,都可以看到姜天武与伍静在不断的进行股权的交涉。截至2017年12月18日,姜天武与伍静进行2017年度最后一次的股份增减持,完成后,姜天武持有梦洁股份20.23%的股份,而伍静的股份则降低至16.89%。

拖欠、跑路、重组、融资,2018的实创能转运吗?

2017年12月8日,法制日报报道了实创多地公司出现“人去楼空”的情况,很多已经缴款的消费者维权无门,而其董事长孙威在12月8日也决定解散实创。

12月9日,实创创始人孙威回国并回应“解散资讯”称,公司正在重组及融资,将全面解决上海客户的问题。

早在2017年上半年,实创就已经被爆出资金链出现问题。

从2016年下半年,实创推出“完美家装十年返、五年返”的活动,即消费者参与活动就可获得装修款全款退还的优惠,但是返还是分期返还,时间为5/10年。除此外,实创还推出了系列的优惠活动。双十一活动力度更大。但是,很多实际参与的消费者表示,实创在收取款项后并没有施工,而实创不仅拖欠客户的装修款,还有供应商、物流、工长等方面的资金缺口也很多。

对此,实创创始人孙威表示,将会负责到底,目前实创正在积极融资、重组,而在政府的干预和帮助下,巴赫曼工厂已经恢复生产。2018年,实创能转运吗?

升达林业:昔日准“金主”,今日对簿公堂

自2016年开始,升达林业就不断的出售自己的主营业务向能源企业转变。先是向自己的母公司升达集团出售自己的家居业务,后开始转型清洁能源。

2017年9月19日,升达林业发布公告称,升达集团及其自然人股东江昌政、江山父子等人与保和堂签署了《增资协议》,保和堂向升达集团进行增资,增资金额为9亿元,并承接升达集团负债22亿元,合计需向升达集团支付31亿元。增资完成后,保和堂将持有升达集团59.21%的股权,成为升达集团的控股股东,从而将间接持有升达林业25.34%的股权。升达林业实际控制人由江昌政变更为单洋。在2017年11月1日交易双方还签署了《增资协议补充协议》。2017年12月30日,升达林业发布公告称,升达集团及其自然人股东决定终止《增资协议》及《增资协议补充协议》。对于终止此次增资事项的原因,升达林业表示,在协议履行中,保和堂多次出现违约情形,并构成了协议约定之实质性违约。终止协议后仅两天,也就是2018年的1月2日,升达集团宣布起诉保和堂,双方最终走上法庭。

2018年1月8日晚间,升达林业公告称,上市公司拟向交易对方升达集团出售家居及森林相关的资产和负债。升达集团将以现金方式向上市公司支付标的资产转让价款,并承接拟出售资产对上市公司的负债。经交易双方协商一致,本次交易拟出售资产的交易价格为94112.41万元。截止1月8日,升达集团已向公司全额支付购买标的资产的对价94112.41万元。

蛇吞象,帝王的逆袭?

2016年,帝王洁具上市。从上市之后,帝王洁具就开始了与欧神诺的姻缘。事实上,欧神诺和帝王从公司实际情况而言,并不是一个体量级的对手,身在主板市场的帝王洁具2016年估值60亿,资产6亿+,而欧神诺2016年在新三板上,估值不足20亿,资产近18亿。主营业务上,属于川派的帝王洁具主营业务洁具产品,其核心产品是彩色亚克力,可以说帝王洁具打破了洁具“白”的界限。

2018年,帝王洁具以19.67亿成功并购了欧神诺,佛山欧神诺陶瓷用品有限公司成为帝王洁具的控股子公司。

尽管有报道称,帝王洁具从上市开始到2018年,其业绩以及净利润表现并不出色,且并购欧神诺之后出现“体力不支”,但是,对于帝王而言,花费20亿并购一个在建筑陶瓷领域领先梯队的、资产曾经是自己3倍的企业而言,还是划算的。

外销转内销,台升没倒闭

2017年岁末最热闹的一场大戏莫过于老牌企业台升“倒闭”说。泛家居网也就台升东莞工厂将自2018年2月1日开始停产进行了报道。后台升表示,停产是企业经营转型的决定。2018年1月3日,台升国际董事长郭山辉在受访时表示,东莞工厂停产是真的,不过此举是为了“转型升级”。预计在农历年后,3、4月间会重新投产,东莞厂将从外销转为内销,全力进攻大陆市场,未来外销订单会集中到浙江厂。

标签:
友情链接